免費發布信息

“他救”不如“自救”,克羅地亞政府出手了!

   日期:2019-08-13     作者:船海裝備網    浏覽:158    評論:0    
核心提示:壞消息:克羅地亞政府一直在積極為推進該國最大造船集團——Uljanik集團重組尋找戰略投資者,并對“中國救兵”大抱期待。但中船

壞消息:克羅地亞政府一直在積極為推進該國最大造船集團——Uljanik集團重組尋找戰略投資者,并對“中國救兵”大抱期待。但中船重工派出代表團在幾番實地考察後沒有進一步開展合作的意向,克羅地亞造船業的希望落空了。


好消息:面對Uljanik集團高額的重組成本,克羅地亞政府也表示“無力回天”,隻能支持該集團旗下債務負擔較輕的3.Maj船廠“重獲新生”。

在破産邊緣掙紮的克羅地亞造船企業終于有了好消息。


近日,克羅地亞政府負責人公開表示,盡管政府無力支持該國最大的造船集團烏利亞尼克(Uljanik)進行結構性重組,但是由于該集團旗下的五三船廠(3.Maj Shipyard)尚未過度負債,政府将支持該船廠走出困境、重新恢複生産。


與此同時,也有壞消息。克羅地亞政府一直在積極為推進Uljanik集團重組尋找戰略投資者,以挽救該國造船業于危難之中,并對迎來“中國救兵”——中國船舶重工集團有限公司抱有很高的期望。但是,中船重工派出代表團在幾番實地考察後也沒有進一步開展合作的意向,克羅地亞造船業的希望也落空了。


“債台高築” 瀕臨破産邊緣


Uljanik集團是克羅地亞最大的造船集團,曾經成就了克羅地亞造船業的輝煌——在20世紀80年代末居世界第三,位列日本和韓國之後。該集團擁有克羅地亞4家大型船廠中的2家,分别是位于克瓦内爾灣沿海城市裡耶卡(Rijeka)的3.Maj 船廠和位于伊斯特拉半島西南部城市普拉(Pula)的Uljanik船廠,造船設施包括2座浮船塢和3座幹船塢,年造船能力約為75萬載重噸。


近年來,由于受到全球造船市場持續低迷以及行業競争加劇的影響,加之自身在資金、技術、管理等方面存在諸多問題,Uljanik集團及其下屬船廠的經營情況每況愈下,一直在努力避免破産。


據業内人士介紹,Uljanik集團的核心産品化學品船、滾裝船在與中國、日本、韓國、土耳其等國船廠的競争中,逐漸喪失優勢;由于沒有強有力的股東在資金和技術方面提供支持,該集團新開發的挖泥船、小型郵輪等産品并未得到市場認可,生存空間進一步被擠壓。自2015年以來,盡管克羅地亞政府在融資及保函方面為Uljanik集團提供了擔保,但該集團的訂單仍不斷減少。10年來,Uljanik集團年均新船接單量僅為3艘;2017年以來,先後有12艘新船訂單被船東取消,其手持訂單目前僅剩下5艘。


新船訂單萎縮引發了系列連鎖反應。由于新訂單減少,導緻船廠資金流動緊張,無法支付原材料及設備采購款、工人工資和分包商項目款,進一步導緻建造脫期、船東取消新船合同,由此形成了惡性循環,使得船廠的經營狀況不斷惡化,逐漸喪失持續經營的能力,到期債務違約等更使得船廠“債台高築”。據了解,2017年,Uljanik集團全年虧損高達2.8億美元;截至2018年6月底,Uljanik集團已經嚴重資不抵債,淨資産為負3.37億美元,資産負債率高達169%。其中,Uljanik船廠負債2.55億美元,資産負債率為282%;3.Maj船廠的情況相對較好,資産負債率僅為39.3%,但經營惡化趨勢也非常明顯。


無力回天 政府僅支持3.Maj船廠“重生”


2017年年底,Uljanik集團開始重組,重組方案多次易稿。随着時間推遲,重組成本不斷增高,目前已經達到8億歐元左右。面對高額的重組成本,克羅地亞政府表示也“無力回天”,隻能支持該集團旗下債務負擔較輕的3.Maj船廠“重獲新生”。


“3.Maj船廠不是一個過度負債的企業,并且仍有新造船問詢。”克羅地亞政府相關負責人近日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政府願意支持3.Maj船廠重新啟動生産運營,幫助解凍3.Maj船廠的賬戶,協助其重新開始生産和完成相關項目的準備工作,并希望3.Maj船廠制定出未來的運營計劃。據相關報道,目前3.Maj船廠的手持訂單量共計3艘,分别是1艘化學品船、1艘散貨船和1艘汽車運輸船,3艘在建新船全部定在今年年内交付。在政府發聲後,裡耶卡的商業法庭也宣布将3.Maj船廠的破産聽證會推遲至今年9月26日。


相較于兄弟船廠Uljanik船廠,3.Maj船廠是個“幸運兒”。據路透社報道,負債累累的Uljanik船廠在經過近1年的苦苦掙紮後,已經于今年5月宣布破産。該船廠的破産,導緻1000餘名工人失業,其所在城市普拉的經濟也相應受到創傷。


希望破滅 未能與中船重工達成合作


由于财政壓力過大,克羅地亞政府不能支持Uljanik集團進行重組,但是作為Uljanik集團的大股東,其一直努力尋找潛在投資者,推動該集團進行股權重組。2018年以來,多家潛在戰略投資者對Uljanik集團進行了盡職調查,包括意大利芬坎蒂尼集團、達門集團、意大利Palumbo造船集團、克羅地亞斯普利特船廠(Brodosplit)、克羅地亞可再生能源公司Kermas Energija以及烏克蘭鋼鐵集團Smart Holdings等。此外,Uljanik集團還對于迎來“中國救兵”滿懷期待。


今年4月,中船重工代表團訪問了Uljanik集團,與克羅地亞總理普連科維奇及其經濟團隊就船舶研發、制造等方面開展合作的可能性進行了深入探讨。普連科維奇介紹了克羅地亞造船工業發展的曆史和現狀,結合其海洋地理環境介紹了在港口、物流、鐵路等重大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計劃,表示歡迎中船重工在克羅地亞投資興業。中船重工高級代表團考察參觀了Uljanik集團旗下的Uljanik船廠和3.Maj 船廠,表示願與克羅地亞方面開展深度合作。此後,中船重工代表團還赴克羅地亞Brodarski研究所進行了深入考察。據了解,Brodarski研究所成立于1948年,原本屬于前南斯拉夫,是克羅地亞軍用和民用船舶的主要設計單位。


中船重工的到訪,使得克羅地亞對于迎來“中國救兵”的期待很高,然後希望最終還是落空了——記者近日核實了解到,中船重工并未與克羅地亞方面達成任何合作。事實上,這也是基于實際情況的現實選擇。


對于中船重工與克羅地亞的合作,此前即有業内人士分析認為,鑒于Uljanik集團的經營狀況及其産品競争力情況,中船重工需審慎推進投資事項。一方面,從資金角度看,Uljanik集團目前已經資不抵債、瀕臨破産,重組涉及集團管理層、股東、工會、供應商、債權銀行,克羅地亞政府、國家經濟管理部門、歐盟等監管機構以及現有和即将進入的戰略投資者等,面臨的局面非常複雜,并且随着時間的推移,重組成本還将不斷增加。


另一方面,該集團市場競争力弱化趨勢明顯,其常規船舶産品相對亞洲船廠無明顯競争優勢,複雜船型産品相對歐洲主要競争對手也無明顯競争優勢;旗下船廠能夠建造的産品目前我國國内船廠都能建造;在各類滾裝船領域的設計能力突出,但投資或者收購後進行技術轉移和消化吸收的阻礙較大。此外,全球船舶工業目前正從歐洲、日本、韓國向中國、東南亞、南亞等國家和地區轉移,投資歐洲造船企業需考慮市場、勞動力等産業發展的要素,還要考慮Uljanik集團面臨嚴格的勞工保護法律和歐盟委員會監管的現實條件。


以此來看,Uljanik集團尋得外部投資者的難度很大,處于危難之中的克羅地亞造船業恐很難挺過去。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